斯图尔特·宾汉姆:我的高光时刻

斯图尔特·宾汉姆:我的高光时刻

在一个全新的专题中,我们采访了那些最优秀的斯诺克球员,以了解他们眼中自己最棒的比赛是哪场。首位接受我们采访的球员是世界排名第13位的斯图尔特·宾汉姆,他选择哪场比赛并不难猜……

2015年宾汉姆以童话般的表现打入世锦赛决赛,引发了所有斯诺克球迷的惊叹。他在四分之一决赛中以13:9的比分击败了罗尼·奥沙利文,然后在半决赛中以17:16惊险战胜了贾德·特鲁姆普从而打入决赛。

当然,这两场比赛都被决赛的光芒所掩盖,38岁的宾汉姆在决赛中以18:15战胜肖恩·墨菲,加冕称王,赢得了他的首个世锦赛冠军。

此外宾汉姆还在2020年大师赛决赛中以10:8击败了阿里·卡特,拿下了“三大赛”中的第二个冠军,迄今他总共赢得了六个排名赛冠军,因此可供他来选择的“个人最棒的比赛”数目也是颇为可观。然而宾汉姆却说,他选择2015年世锦赛决赛最为“个人最棒的比赛”不仅仅是对世界冠军的顶礼膜拜,而是这场决赛背后还有很多很多别的故事。

2015年的世锦赛决赛中宾汉姆和墨菲两人上演了一场“高分”竞赛,在总共33局比赛中,有30局打出了50+。宾汉姆一人打出了17杆50+,包括四杆破百。宾汉姆认为,他们双方之间这场精彩纷呈的比赛并没有在得到应得的“好评”和“热度”。

宾汉姆说:“在33局比赛中打出30杆50+是多么不可思议。这就像一场拳击比赛,反复打了多个回合一样。如果能让斯蒂芬·亨德利这样的人说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的决赛之一,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。如果这场决赛是罗尼·奥沙利文对约翰·希金斯,那无论如何都将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决赛。可正是因为这场决赛的球员是我和肖恩,我想它没有得到那么多的关注。我会接受亨德利对它的评价。”

宾汉姆在半决赛中戏剧性地以17:16击败特鲁姆普之后,经历了过山车般的情绪波动。在半决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,他含泪说是“20年来的血汗和泪水”促使他走到今天。

决赛的开局阶段似乎是墨菲更早的进入状态,他拿下了前三局以3:0领先。然而紧接着一杆105分的破百让宾汉姆拿到了他在决赛中的首局胜利,也让他开始适应克鲁斯堡紧张热烈的氛围。

宾汉姆发现当自己以14:11的优势进入最后一个阶段的比赛后,他反而因重压在肩而手足无措了起来。

“我记得在最后一个阶段的比赛前,我去洗澡。当我走出浴室,我妻子正在刷牙。我再一次跟她告别,其实我之前已经说过一次了,我的脑子完全混乱了。她想知道我到底想说的是什么。我跟她解释说,我刚刚突然意识到,我离梦寐以求的冠军只剩四局了。这让我意识到最后一次的赛前训练是多么重要。不幸的是,当比赛开始时,我的头脑却没有跟着清醒过来。”

“那天晚上在克鲁斯堡,比赛开始前的一切现在回忆起来都很模糊。我在去赛场的路上看到了拳击手凯尔·布鲁克,我们互相打了招呼。不幸的是,在比赛开始前几分钟,有人从楼梯上摔下来,我看到他被送上了救护车。我知道自己要做的下一件事是有人对我说要穿过一扇扇的门,在欢呼和掌声中走进克鲁斯堡的中央。我觉得从人群中走下楼梯感觉不太对,这感觉真的很不真实。我坐在我的座位上,感觉也不对头。我看到肖恩走下来,却意识到自己其实早已经习惯于在电视上观看别人的决赛。而现在决赛的主人公换成了自己真是一种奇怪而令人兴奋的体验。”

“在当晚的前两局比赛中我们各赢一局,比分来到15:12,然后仿佛一瞬间比分就成了15:15,似乎我的一切都开始出错。我脑子里认为绝不可能发生逆转,但实际比分就是在拉近乃至拉平。我浑身不自在,感觉就像是重石头压在胸口。墨菲最终在第31局打丢黄球,让我有机会有幸拿到一局并以16:15领先。从那一局开始之后余下的一切就是顺理成章。”

15:15的平分应该是双方压力均开始爆棚的时候,而这时宾汉姆一往无前的突破了障碍最终冲向了胜利。在拿下第31局后,他又打出了一杆55分和一杆88分,最终以18:15拿下了比赛的冠军。

“我只记得自己的状态起来了。我确保我的每一次出杆都反复瞄准,保持头脑清醒。我打进了超分球,又用架杆把蓝球打进,直至现在我脑海中还能听到那时来自观众的山呼海啸。我必须让自己冷静下来,打好接下来的几个球以确保稳妥。我做到了这一点,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。儿时的梦想终于在那一刻变成了现实,决赛的所有经历对我来说都再特别不过了。”

“决赛后的派对上我们都喝了不少,我的经纪人问我是否可以和某人拍一张合影,结果一张变成了一百张。派对上的每个人都想要与我合影留念。我真的只想回到酒吧再喝上一杯!我记得最终回到酒店已经是早上6:30左右。在那之后的两个星期,我就像是被绑在床上了一样完全不想动弹,因为我筋疲力尽。每个人都想采访我,想和我交流。我会在我的余生中珍惜这一切,但我真的太累了!”